四汀

你解缆吧

左眼角凉凉的,像被冰镇了。眼睛不舒服。

台风天的时候,刮台风,烟灰色天气,冰着小腿,电话那头人讲:下雨天也把我淋湿了。绿灌木掉了满地叶子,一地水,我蹲在地上看红花脱水,几分钟后发现脚边一只小小的青蛙。被吓一跳。天上一颗星星被摩挲没了,我回一趟教室再来,不服气,等了好久,有一颗星星被浇灌出来。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过快乐事。我也祝你快乐,祝你顺心,祝你能够洗干净。洗澡多浪漫,费时费力气,但是洗干净,获得极其单纯的一种快感,水汽淋漓的一种快感。这是一件快乐事。

我走在人行道上,沿途小叶榄仁宽枝细叶把我扑灭了

《过程》林白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到了六月
六月里青草盛开 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江洲,小鸿鹄,绿树成荫。

出逃

现在是6:11分。江洲揣着一裤兜零钱去坐公交车。
公交车走得勤勤恳恳,早上车速有点快,中空骨架,没什么人。空调冷气宾至如归。江洲坐在公交车上睡回笼觉。
还早,没有早餐,司机刷完牙口气清爽,拽着手档服务大众,江洲梦里被人捞起。要是只是捞起就好了,那么沉的一个梦境,江洲被捞起来,一个梦里面也就是头顶上水波不平,连带着暗流涌动,江洲梦得颤颤巍巍。
她醒过来的时候公交车很旁若无人地开,干净得没有每日早间广播,没有早上好,今天天气晴,全国多地高温预警。不如我们由头来过。由头来过,她用头发丝儿来回想她的车载岁月。公车驶过9个站台,离江洲家远隔个城区,车上来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不那么宾至如归了。
江洲坐着。她今天计划去海边,去森林公园,去一家大的书店。她坐着的公车到了她不太熟悉的站台,气味不相投,隔壁坐着小鸿鹄。小鸿鹄什么时候跳上的公交车?小鸿鹄细细的睫毛温温柔柔地合在了一块儿,好歹公车上坐你旁边的姑娘同你一样神志不清醒。
车窗外绿树绿得很分明,早上生物不分阵营,就绿。江洲有种坐地日行八万里的感觉,一棵一棵树往她身后栽。天也蓝,没成云,气晕虚谵,讲早上好,睡觉的人不回应你。
江洲揣着一裤兜零钱最后还得悄悄回到家去,她从公车上下来如释重负。小鸿鹄同行道树和两边风景被向边上栽,江洲觉得远了。回家像划水触到礁,那礁不意外。
太阳光要亮,一整面楼忽然塑到金光。江洲回到家了,小鸿鹄隔着车窗给她做了口型,她看见。
“祝你今天过得愉快。”
承她吉言。年轻姑娘说话不知道有没大分量。

倪老师,倪老师我超级超级喜欢您啊qvq

倪湛舸:

他们说,世间的盐,化作盐柱的人,像盐那样发光的迟钝的光,取代不了糖,糖水里的蜜桃与酸梨,别离后不再被分享的花果山丘


甜甜

田田是很嘹亮的一个人
田田笑,鸽子啄啄
不是枯木逢春那样的好
是千万乍落
翩翩落下了,眼光落下来
众生里未解的谜就不要了
他应得的喜欢很年轻
和雪一样轻贱
他在车站,绿色草坪,黄灯光照着的隧道
他在水流不懈,他在一阵一阵风声鹤唳里
如果他从噩梦里醒过来
要是口哨声够轻快了
那么他是好的,无攻击性的,崭新纯粹的
他从风中抽身而出
人间把他从池塘里摘去
他顶替别的爱河

*

在今天晚上我想偷偷地爱人
要静悄悄地关注你
要同你讲诗篇,把说不出口的故事埋伏
快乐的,悲伤的,所有可以抵达的源泉
所有我背弃你的瞬间
爱是伤人心的一件事情
我爱你,我的眼睛疼了没有
我平坦温柔
我做一片沙洲
你在我的尾巴上
你在我的尾巴上好端端
你在我的尾巴上平白无故
你很快不在我的尾巴上
是壁虎像沙洲,还是沙洲像壁虎
是我割舍了你,还是你割舍了我
是我爱过你吗
我爱过的事情里,我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