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汀

你解缆吧

我突然很想我过去的那段日子。它好,它为难,但是我突然想起它来,脑子里就是我被风给哺乳了。

维,今年夏天要过去了。有一天我也会向你告别,天气转寒,香樟起风就掉几片叶子,一场台风过后阳台落了好多玉兰花瓣。维,天气转寒,最好在那时候起飞,夏天战线拉得黏黏糊糊的,悲伤粘稠而柔软,日落黄昏昏沉沉。冬天走的话,就像一个五光十色的泡泡被戳破了,素白,并且单质,冬风天如同玻璃,我俩面对面吞云吐雾,大打开远方的道路。维,这是好天,夏日午后,光线浮生如同尘埃未灭。万物劳累。花开得黏,一捧一捧退潮过后的草绿气。你和我一起走吗?

我那些时候在台子上,台子上风吹过来,吹得人发抖。树叶子青青的,偶尔阳光照得狠了,全世界光亮,泛白,颜色都退到很远的地方去。小学生放学的时候,那边连桥几个几个萝卜头脑袋次第走。我很想你,我按住风掀开的书页,书页蠢蠢欲动,我很想你。水门汀也不管用了,夏天已经要过去,冬天的时候我同你在别的城市路上走,大树落叶,车走了很久,风里边你大声问我天冷要不要加衣。我很想你。三月下起了大雨,四月遍地是蔷薇。后来都不做数了,我就想起那个台子上,我们走过去,你说,好像海边的曼彻斯特啊。我们吹着风发抖,我牙关都在打战。

晚安。祝你们快乐,祝你们纷至沓来,祝你们好。我祝你们好。我很想你们。

我的个人公众号开通啦,以后就会渐渐把lofter上的东西搬过去,以及发些新作品,比如说拖了很久的《再别春浦》和别的。可能lofter以后也不会经常出现了(因为感觉不太好用了)。希望还能再见到大家!!!

岭应该加三点水,岭和我都不开心,三点水是哭泣的表情。我们轮番打转,岭是大众情人,我是个别情人。我现在折腾累了,岭呢,我不知道。我夏天天天等死,也就天天乱讲话,我乱祝人快乐。讲得快乐我们应得。小姑娘,你刚开始变漂亮,我就觉得你该变下去,乱入虎穴深处。反正没什么不好的会稀奇了。我从梦里醒来,像亚当被自己害了,上帝赶他走,他见地上灰尘扑扑,他有点不懂,有点怨,有点后悔。亚当应该早点躺下睡觉。

两只耳朵

就,有两个江洲,也就有两个小鸿鹄。两个江洲都在早上坐公车,公车上冷气呼呼响,江洲两个都睡觉。睡着睡着小鸿鹄都上车,有一个小鸿鹄头发上有姜味儿洗发水没有姜味儿的香味,有一个小鸿鹄安安静静偏头睡,嘴巴张开,快要流口水。江洲坐的公车都摇摇晃晃,绿树成荫,一丛一丛影子,很绿很泼辣。天高的吧,云也好说,淡淡的。一个江洲和小鸿鹄去公园里看乐队唱歌,树之间密密栽光斑点,主唱不管他唱得怎么样。公园里早餐摊,水果摊,水果熟熟的香气挠人痒痒。小鸿鹄问公园里的江洲,她可能还在公车里做梦,像一小杯泼出去的水,她们两个去吃烤肠。另一个江洲就不去公园,她们就坐公车,梦里沉下去,梦里打捞起来,梦里醒过来。公车一股宾至如归的气息。江洲坐公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又坐公车回来,之前往后头一棵一棵栽的树再次撇进她眼睛里然后清清爽爽地出来。江洲像个湖泊。江洲就下车回家了,小鸿鹄被她留在公车座位上,这个故事里的江洲和人姑娘像私奔,但她独自奔回来,仙境和树化在后头,七月的天,变成水一滩。

@ear

我的飞行员朋友

你解缆吧
像喂饱了一只鸟类
你解缆吧
你去别的地方
故乡已经掉落颜色了
但是还会有别的地方
你可以上漆
有可以很远很远就看见的颜色鲜艳的花
有季节分明的梦
快乐的王子也会爱你
他不装忧郁
他只爱你
他把巨大的悲恸撇下过
现在他是健全的了
他可以爱你
你去别的地方
不一定比这里好
但是大风刮过就有它的道理
我怕你深陷
有一天折下翅膀
那一定是我先离开你
你解缆吧
满天供着神佛
苍天有眼
看不过我,但你幸存

身后大风刮来
头顶上树叶晦暗
那是我的一些时刻
车灯类似破门而入
我不知道那里面有我的同居人
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家了
看起来没什么两样
他不知道很多
广东要下雨,他知道
爸爸,我很开心
我希望这个季节结束
爸爸,你不知道
再等等
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