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解缆吧

两只耳朵

就,有两个江洲,也就有两个小鸿鹄。两个江洲都在早上坐公车,公车上冷气呼呼响,江洲两个都睡觉。睡着睡着小鸿鹄都上车,有一个小鸿鹄头发上有姜味儿洗发水没有姜味儿的香味,有一个小鸿鹄安安静静偏头睡,嘴巴张开,快要流口水。江洲坐的公车都摇摇晃晃,绿树成荫,一丛一丛影子,很绿很泼辣。天高的吧,云也好说,淡淡的。一个江洲和小鸿鹄去公园里看乐队唱歌,树之间密密栽光斑点,主唱不管他唱得怎么样。公园里早餐摊,水果摊,水果熟熟的香气挠人痒痒。小鸿鹄问公园里的江洲,她可能还在公车里做梦,像一小杯泼出去的水,她们两个去吃烤肠。另一个江洲就不去公园,她们就坐公车,梦里沉下去,梦里打捞起来,梦里醒过来。公车一股宾至如归的气息。江洲坐公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又坐公车回来,之前往后头一棵一棵栽的树再次撇进她眼睛里然后清清爽爽地出来。江洲像个湖泊。江洲就下车回家了,小鸿鹄被她留在公车座位上,这个故事里的江洲和人姑娘像私奔,但她独自奔回来,仙境和树化在后头,七月的天,变成水一滩。

@ear

江洲,小鸿鹄,绿树成荫。

出逃

现在是6:11分。江洲揣着一裤兜零钱去坐公交车。
公交车走得勤勤恳恳,早上车速有点快,中空骨架,没什么人。空调冷气宾至如归。江洲坐在公交车上睡回笼觉。
还早,没有早餐,司机刷完牙口气清爽,拽着手档服务大众,江洲梦里被人捞起。要是只是捞起就好了,那么沉的一个梦境,江洲被捞起来,一个梦里面也就是头顶上水波不平,连带着暗流涌动,江洲梦得颤颤巍巍。
她醒过来的时候公交车很旁若无人地开,干净得没有每日早间广播,没有早上好,今天天气晴,全国多地高温预警。不如我们由头来过。由头来过,她用头发丝儿来回想她的车载岁月。公车驶过9个站台,离江洲家远隔个城区,车上来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不那么宾至如归了。
江洲坐着。她今天计划去海边,去森林公园,去一家大的书店。她坐着的公车到了她不太熟悉的站台,气味不相投,隔壁坐着小鸿鹄。小鸿鹄什么时候跳上的公交车?小鸿鹄细细的睫毛温温柔柔地合在了一块儿,好歹公车上坐你旁边的姑娘同你一样神志不清醒。
车窗外绿树绿得很分明,早上生物不分阵营,就绿。江洲有种坐地日行八万里的感觉,一棵一棵树往她身后栽。天也蓝,没成云,气晕虚谵,讲早上好,睡觉的人不回应你。
江洲揣着一裤兜零钱最后还得悄悄回到家去,她从公车上下来如释重负。小鸿鹄同行道树和两边风景被向边上栽,江洲觉得远了。回家像划水触到礁,那礁不意外。
太阳光要亮,一整面楼忽然塑到金光。江洲回到家了,小鸿鹄隔着车窗给她做了口型,她看见。
“祝你今天过得愉快。”
承她吉言。年轻姑娘说话不知道有没大分量。

梦想庄园

炮弹在他头顶炸开的时候,罗纳德想起来他故乡湿冷的冬天。火光冲天并且柔腻,大地被炸起,但是梦想庄园的柴火堆里没有血肉模糊的兔子。
他应该用尽全力大声喊出来的,但是他什么也来不及说出口。而罗纳德冲上山岗的时候还是想起来了的,他想起梦想庄园早晨湿滑的晨雾,像水蛇划过,在山岗后方水淋淋地凝视他。有一园子败落的玫瑰花,红色干枯瑟缩,罗纳德的祖母说过,那是伤口的样子。但是还是很美的,美的时候如火如荼,血流成河。有金色头发的姑娘和他说不要哭,新丧了祖母的男孩不听话,他也不听圣经,他说我父亲与上帝有不当关系。
“为了梦想庄园。”冲上山岗前他想了起来这句话。他想起来他参加战争的理由,他想起来他所憎恨的一切,还有他所失调的青春年华。和他滚上过床的女孩们正在苍老,海港堤上总有新的莉莉玛莲女孩,总有漂亮的不漂亮的男孩女孩,有不远万里的人也有就地取材的人。罗纳德16岁的时候心里还有许多恼火,两个月后他习以为常,除了空虚他变得一无所有。踢正步的时候他是好小伙,战争打响他忽然不明白他要变成怎么样的好。
可是战争开始了。战争不结束。矮个子狡猾洞悉人性,同时他们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大家仿佛口香糖那般胶着在一起,无法克制那些如梦似幻的异样。有一回罗纳德在掩护的山洞里遇见敌军,他们鸡同鸭讲了好久,罗纳德问那个塌面孔打仗的理由。事实证明对方同他一样糊涂:可能是为了自由。
“老天,”他抱怨,“自由是哪种自由?”
但是现在罗纳德要死了。他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他感觉不到四肢,他感觉到他心脏在咚咚跳动。罗纳德在将近死亡的时候明白了他要打仗的理由。
“我可以把屎拉在裤子上了。”

我真的要系统夸一下刘昊然。他就是个小瘪三,心眼可坏,喜欢到恼怒,于是去诋毁他,——这个小瘪三,少年瘪三。我仍然,我仍然要大家去看,陈漫给他拍红秀那几张,他骑着脚踏车在北京三十多度的夏天去赶场,套上白T恤,搭眼镜,鬓角一小朵蓬松的花,眼神斜过来。心思颤抖。他身上那种干净利落得过分的气质是从眼角眉梢来的。压压的眉毛,底下光明,水润得像青青水稻田。
他是年少成名,他多少有点明白气质。他有能够含污纳垢的那种干净,礼仪妥帖,虚荣不上相。这才是真的干净。小男孩不能一尘不染,小男孩多少是剑走偏锋式的,能呲出虎牙示威的,小男孩毫不含糊。他让我容忍他能够作威作福,可是他又出乎意料地乖顺。戾气碾磨得恰到好处。
小男孩是小少爷,骄傲矜贵,灯火通明。
所以他一路畅通,顺巧可亲。

关于少年感

小瘪三,穿花带风的气质,瘪三得恼人,叫人喜欢的那种。你见着人,是绿茵场上走过的,还是梦里凫过水呀。你就是,见着人家,心里头春江水暖鸭先知了。后知后觉想,干净得不分月份。

(特此点名刘昊然)

我有很多想说的,但是我怕你看见。我胆子小的。我是没受过优待的人,我就瑟缩。我只敢给你看那一点感情的小水花。你看着就好了,那么一小朵水花。我还想痛痛快快地对着你哭。

一到人多温暖的地方,我就暴躁,我就要变成一架拖拉机,我突突人。

北京落叶阔叶林,树枝都冲天的,远着看葱葱茏茏褐色的雾。有黄枝,很鲜的黄色。路过望京SOHO,三板药片插入地面似的。去798,展览都没开,但是逛着很好玩儿的样子。吃冰糖草莓,甜滋滋的。顺便在无印买笔。在中传门口,和人讲,我忽然有了渴望。我说我要——,我也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