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od bless you

1015

1.我的朋友花露水之前和我说,命数如织,当如磐石。道理听起来也是昆德拉轻与重的对立的一种,最后好的结果就是那样,"迷途漫漫,终有一归。"归到哪里去呢,2333谁也不知道了。

2.我心里有个疑虑,它由重变轻了:这是个好日子吗?

3.阿北来见我那天上午摔了一跤。她像是乘着海上来的风过来的,跟着一朵软绵绵的云,降落到热带闪闪发光的绿叶子上。我见到她真高兴,随即我开始为要和她告别而紧张。阿北说,现在还有时间。
我们瞥见来早了的青皮橘子。我跟她历数我的周五,我的眼皮子独自囔囔疲乏。最后一小颗甜的巧克力。上课铅笔摔到了地上,0.5的笔芯断了一小截。我说起我现在骑虎难下的境地,我也说我爱这片土地。

晚安,晚安。汤汁是无边的,个头最好玲珑小巧。月上高楼上,我不那么真诚地爱你。这爱多不动人啊,吃什么个头儿都提前定了准数。

颠高

哎,哎,她是山海关,是青山匣子,我见她高飞,她是无脚的小鸟。

我问候你,我的朋友。
我时时问候你。桂花香气燥洁,转角处扑面而来,十分出其不意。这时候我会挂念你。一点点清汤寡水的思念。我从前看见太阳照常升起,红通通的,像个咸蛋黄,也像一个溏心蛋,壮怀的时刻,我也想起你。
我仅仅只是想起你,我们心照不宣。我近来时常听张悬唱歌了,张悬是平淡中忽然的一点波澜,而我们的生活总要是风平浪静。三界皆苦,小和尚对老和尚说。这些天的一些夜晚我也这么和自己说。
我还说我要给你写信,于是就有了这个,这个问候。我们从从容容,我们轻浮,我们水到渠成。春天来了喜欢春天,夏天来了喜欢夏天,秋天来了喜欢秋天,冬天来了我们精神抖擞。我们按时采集按时吃饭。
我问候你。祝愿你好,短暂快乐,长久和平,偶尔四平八稳,偶尔七零八落。

*

我听见月亮和汽油
诗人在街边摆酒,红色喜宴
九月天干物燥
黄昏时候热带鱼假死
人们眼睛里边没有纹路
没有纹路 没有失眠
脉冲电流振动两下,嗡鸣
黑色瞳孔波澜壮阔
里边,里边是欢笑阵阵格子间
外边,外边没有鸿鹄和巨涌
外边树木倒进水池子里憩息

Hollywood

晚上出门和史迪仔去逛超市了,明天她就要去广州上大学了,我陪她买了一个蓝色的脸盆和一个蓝色的桶,桶的蓝色要深一些。我们还买了两包辣条,我帮我妈妈买了一瓶辣椒酱回家,史迪仔还买了一罐菜脯带去学校。我们看上去都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但是我们内心都还有忧虑。回家的时候我在马路边上唱起歌来了,唱了一遍又一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唱的很温柔的,在马路上声音飘飘忽忽,可是录音里边就没那么好听了。
今晚没有看见月亮,天空暗暗的。我和耳朵聊天,我想,我们都是聪明脑袋。我今天在听王若琳,我真喜欢她。
我今天其实是有点伤心的,但是在逛超市的时候就好点儿了。我原本想和史迪仔在广场边散步的,小孩子跑来跑去,老阿姨跳舞,东城广场灯光也闪闪,说不定我去买啤酒,醉醺醺,醉醺醺和她一起走啊走。可是最后我们去了家乐福逛超市,也挺开心的。
超市二楼拐角的直行电梯旁边是卖热带鱼的地方,在超市看鱼真好,好多鱼,我看见一缸红色小鱼名字叫四间。四间这个名字也很好,招人喜欢。我和史迪仔在路上走的时候,经过我们谢师宴的酒店底下,史迪仔说那晚她在下边抱了谁来着,她忘记了。我们在路上走,灯光闪闪,马路上车子来往。
以后我要在家里养鱼,我不养猫也不养狗,我就养一大缸鱼,闲暇时候盯着它们看,鱼缸灯是紫色的啊,水无声地波动,鱼游来游去。玻璃外边是我困倦的眼睛,没有纹路的。